盧金增 劉靈芝 朱斌
  沼氣池建設扶持款、玉米良種款和配方肥料款,山東省平陰縣孔村鎮農業辦公室原主任胡業榮將管理的這些惠農專項資金都變成了自家的“錢袋子”。近日,胡業榮因侵吞公款29萬餘元、挪用公款l2萬元,被該縣法院以貪污罪、挪用公款罪數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個月。
  沼氣池“陷”住腿腳
  2007年,胡業榮到孔村鎮農業辦公室擔任主任的時候,縣裡開始號召建設沼氣池。孔村鎮政府非常重視這件事,安排鎮農業辦公室具體負責,給每個村分配了建設任務。
  當年上半年,該鎮王莊村建成了28個沼氣池。後來在報表時,為了完成任務,該村村支部書記鄒能安排村會計付廣坤,把村裡報名建沼氣池的農戶都報上了去(有的還沒有建成),其中4個已建成的大沼氣池按兩個上報,一共報了4l個。因為,該縣能源站驗收的時候,並不是逐個沼氣池驗看。
  後來,胡業榮在給村裡發放沼氣池建設專項扶持款時,付廣坤向他如實彙報了村裡的建設情況。胡業榮便按照實際建成的數量給了該村28個沼氣池的扶持款。
  見沼氣池驗收如此容易過關,胡業榮動起了歪腦筋。當年下半年,在縣裡統計上報驗收名單時,王莊村只建了9個沼氣池,胡業榮與鄒能商議後竟然報了40個,後來如願通過驗收。如此一來,胡業榮嘗到了甜頭,他又安排其他一些村虛報沼氣池建設數量。兩年多時間,共計虛報l42個沼氣池,得款l2萬餘元放入了個人腰包。
  配方肥“肥”了個人
  從沼氣池裡撈到的甜頭並沒有讓胡業榮滿足。他篤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這條路,僅從負責的一項配方肥推廣工作中就“吃”得嘴裡流了油。
  2007年5月,平陰縣按照上級要求,在全縣範圍內推廣應用測土配方施肥技術。當年秋天,該縣農業局土肥站組織各鎮農辦(農技站)負責人開會,動員推廣某公司銷售的配方肥,講明每噸給村裡提成l50元,給鎮政府“提成”l00元。
  肥料推廣是農辦的一項基本工作。過去因為工作難度大,費力不討好,胡業榮一直不熱心。這次見有利可圖,他渾身充滿了幹勁。回到鎮里,他立即組織各村負責這項業務的村會計開會,印發了配方施肥建議卡,講明每噸給村裡l50元的費用,村裡統計好訂購數量後,廠里根據訂單生產,直接供貨到村,貨到付款,農民受益大。
  因為是農業部門號召推廣的肥料,群眾基於對政府部門的信任,購買的積極性很高。2007年至20ll年,胡業榮共參與銷售配方肥l690餘噸。每年各村按每噸提取l50元費用後,把錢交給胡業榮,他給該公司匯款時,直接把每噸l00元費用截留,幾年下來,累計有l6.9萬餘元揣入了他的腰包。
  良種款“種”出高利息
  為了往自己腰包里揣錢,胡業榮還想出了“借雞生蛋”的主意。
  2008年,孔村鎮農辦幫著縣種子站向各村發放玉米良種,並負責收交良種款。兩個月時間,胡業榮陸續從各村收上來30萬元左右,但他沒有立即交縣種子站,而是存到了個人賬戶。
  一天傍晚,他聽說鎮里的碳素企業從職工中籌集資金搞擴建,利率是20%,他一下子動了心。當時,他家也有十幾萬元存款,但都沒有到期。他不肯錯過這個賺錢的好機會,他反覆權衡利弊後,覺得還是靠公款生錢最合算。於是,他將存在個人存摺中的一部分良種款交給縣種子站,將其中的l2萬元作為個人投資投入到碳素企業,存了一年,賺取了利息2.4萬元。
  這筆錢從碳素企業退出後,為了繼續得到高息,他又將其中l0萬元放到了當地一家民營地溝油加工廠。不久後,地溝油加工廠老闆被抓,廠子被查封,導致l0萬元錢血本無歸。後來,因縣種子站多次催要良種款,他只好用自己的錢補上了“窟窿”。
  承辦該案的檢察官趙欣告訴記者,近年來,隨著中央對惠農資金投入的加大,一些鎮村幹部頻頻將“黑手”伸向惠農補貼款,直接影響到惠農政策的落實。為此,趙欣建議,惠農資金由鄉鎮財政所直接造冊發放、推行一戶一卡等方式,減少中間環節,防止人為截留私吞;相關部門要對資金運行、分配情況實施跟蹤監督,防止截留、延期撥付等情況;實施公示公告制度,做到政策內容公開、涉及人員公開、惠農結果公開,充分發揮農民群眾參與監管的作用,及時從中發現問題,維護農民群眾的合法權益。
  (文中除胡業榮外,其他人均為化名)  (原標題:專項資金成了他自家錢袋)
創作者介紹

過年

hb30hbot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